您好,欢迎进入政协铜川市委员会网站!

铜川故事—感动共和国总理的铜煤矿工徐群贤

发布:2018-11-07 00:00:00 来源:  编辑:铜川市政协  浏览:

1.jpg

今年61岁的陕西陕煤铜川矿业公司下石节煤矿职工徐群贤,是全国千千万万个普通煤矿工人中的一员。可就这么一名普通的煤矿工人却感动了共和国原总理温家宝。温总理和他握手,拉家常,并提出和老徐合影留念。这位感动总理的铜煤矿工徐群贤,曾当选“感动中国十大杰出矿工”、北京奥运会火炬手,并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全国劳模、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等荣誉称号。

2005年1月2日,徐群贤像往常一样穿上矿工服,戴上了矿灯,来到井下。在大巷1300米深处,徐群贤忽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揉了揉,没错,就是他——共和国总理温家宝。在电视里常常能见到他的身影,可是,他怎么会到井下来了呢?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总理已经向他伸出了手,那么温暖有力的手啊,一股暖流顿时在徐群贤心里涌动。“来,我们大家一起吃顿饭。”总理将 徐群贤和当班的矿工叫到一处,坐在了枕木上,边吃饺子,边聊起了家常。总理问了大家的住房和工资收入,又问起了他们的生活和井下工作情况。“煤矿工作很辛苦,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总理叮咛。“没事。看我们老徐,下井30多年,从来也没有磕磕绊绊过。”一个工友说。听说徐群贤已经下了30多年井,总理动情了,说:“下井30多年,真不容易啊。”他询问了详细情况,亲切地将手搭在徐群贤的肩膀上大声说:“来,我和下了30多年井的老矿工合个影。”徐群贤觉得那一刻的镁光灯特别的亮,这个从来有泪不轻弹的51岁的汉子流泪了。那一张珍贵的合影,如今已经成为徐群贤和铜川矿工的骄傲。

徐群贤在井下一干就是36年。

俗话说,上天容易人地难,大地深不可测,人们对大地怀有一种敬畏,在千米井下工作更是需要莫大的勇气。1987年冬季,矿井千米水仓发生故障,整个巷道被水淹没。这时需要将水龙头送进机身进行排水,面对两米多深的水,不太识水性的徐群贤挺身而出,脱下棉衣棉裤,光身跳进冰冷刺骨的水中,手扒着巷道上突兀的煤块和道钉,一点一点艰难地前进着。当他将水放好正常排水后,返回时已经浑身发抖,满嘴乌青,说不出话了,工友们赶紧用棉衣把他包住,暖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1992年,下石节煤矿井下主煤仓坍塌,影响到全矿不能出煤。矿上贴出了紧急招贤公告,正在掘进队当副队长的徐群贤主动请缨,参加紧急处理领导小组参与制定处理方案。 坍塌的石块堵住了溜煤眼,需要有人到煤仓底下装置炸药。坍落的石块随时会滑塌,深入其间躲无法躲,跑无法跑,那真是一个吃人的虎口。徐群贤挺身而出,以自己是老掘进工放过多年炮为由,抢担了这个危险的任务。他用绳子绑住自己的身体,让人将他徐徐放人煤仓,找到最适合放置炸药的位置,装好炸药引好炮线,然后把他吊出煤仓,他再引爆。那一天在场的人都为徐群贤捏了一把汗,但他仍有说有笑,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

堵住溜煤眼口的矸石被爆破清除了,又进行了煤仓灌注,那一次抢险,共进行了四天三夜,徐群贤在井下工作了四天三夜,实在困得坚持不住就在现场打个盹。

提起1998年的那次冒顶,工友王义民至今还记忆犹新。 他说那天他和二十几个综掘队员开掘一个工作面,紧邻他们的一段坑道突然冒顶。当时一塌落,煤尘大,什么也看不见,棚子横七竖八的倒下来,啥都看不见。就在这时候听见有人在喊要点名了,他一听是徐师傅的声音。黑暗中,老徐的喊声让队员们慌乱的心踏实了许多,大家顺着他声音的方向跑。等把工人都带到了安全的地方,老徐却要一个人返回去勘察现场。矿井下的地质情况复杂,一处冒顶很可能引发一连串危险,大家劝他别去,而他头也不回地说:“没事,我干了几十年,有经验。”

徐群贤当工人当班长冲锋在前,当队长下井跟班不离前沿。2004年,已经是主管队长的徐群贤率综采一队承担了950轨道石门的开拓延伸任务。在工程进展期间,他的臀部长了粉瘤,开始没在意,仍然照常下井跟班,以致粉瘤感染化脓,不得不进医院做手术,术后趴在家里打了两天吊针。他考虑所负责的工程是矿上的重点工程,质量不能马虎,工期不能延误,自己身为一队之长,关键时刻不能离开前线,到第三天手术缝合线还没拆除,就硬要下井。乘坐入井人车时,刚手术过的半边屁股撞着就疼不能坐实,就半实半虚坐着忍着颠簸的疼痛进去。到了工作面,不顾病痛坚持巡察现场指挥生产。抓质量严把关,查隐患解难题。下班后他带着一身粉尘走进澡堂,入不了澡池,就用毛巾蘸水把身上擦洗擦洗了事。随后他边打吊针换药治疗边下井。医生见状说:“你要工作不要命了,等病好了再下井吧!”他不听,仍坚持带病跟班下井。他奋不顾身的工作精神极大地感染了全队干部职工,大家同心奋战,争先创优,终于保质保量提前完成了工程任务。

矿领导见他的年龄在一线已属偏高,有意调他到选运区当党支部书记,并说等214工作面掘成就办调动。而一队从干部到工人都说老徐干得好管得好对职工也不错,舍不得他走,一再挽留。老徐更舍不得长期战斗的集体和朝夕相处的工友。他和党支部书记一起找矿领导,说是自己体力还行,还能在井下再干几年,矿领导见他态度诚恳坚决,就让他继续率队开拓创新。

与徐群贤一起工作多年的下石节煤矿综一队主管马润民说:“我记忆最深的一次是他原来在综一队当主管时突遇皮带不转圈,他连续24小时没有上井,我当时是一个带班班长,8点下去了我说:‘徐队长你咋还没上去?’他说:‘皮带不转圈我能上(井)去?’我当时一看那情况是特感动:人家手上抱着垫木正在支皮带哩!他二十四个小时不升井这都是经常现象,还有四十多个小时不升井的情况哩!他总是冲在最前、 吃苦在前,从来不谈享受。”

同年3月,下石节煤矿井下全部实现机械化,炮采队整编制改成了综掘队,使用国内先进的综合掘进机,调徐群贤任分管生产的副队长。但是面对崭新的机器,大家无从着手,钻研掌握综掘技术的重任落到了徐群贤的身上。他此前一直搞炮掘,对综合机械化掘进技术是个门外汉。他深知技术水平是提高生产效率的关键,也是个人的立身之本。于是他打破了“人过三十不学艺”的旧观念,以甘当小学生的精神,对《75型综掘机使用说明及维护保养》认真钻研学习,听厂家工程师到矿授课,讲综掘机的构造原理性能及操作要领,听局矿工程技术人员讲皮带机运输及锚网支护,认真做笔记,每天傍晚上课受训,白天下井实践操作,经过一段时间刻苦努力,终于掌握了有关综掘的一系列技术知识,并取得了综掘司机证,最终在他和工友及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矿井实现了煤矿掘进由打眼放炮到机器截割、由打柱架棚到锚网支护、由人力装车到皮带运输的转变,生产效率大为提高,矿井生产能力由90万吨增加到160万吨。

徐群贤的综掘队成了铜川矿区的样板队。2000年原焦坪 矿要在北坡井开掘一个采煤工作面,由于地质情况特殊,必须用综掘机完成。徐群贤不负众望,率队带机支援,关键时刻亲白下井开机突击,奋战3个月,提前2个月完成巷道掘巷任务,使焦坪矿在这个采煤面一直采到矿井关闭。后来,他又奉命带队转战到在建的玉华煤矿奋勇开拓,创出了20多天掘进550米的新纪录。提前一个月完成采煤工作面掘进巷道任务,为矿井生产多赢得一个多月的时间,多出煤炭10万吨,增加产值5000多万元,更为玉华矿组建培养起一支技术过硬的综掘队伍。2001年10月,徐群贤完成援外任务返回下石节矿,被任命为掘进二队队长,2002年调回综掘一队任党支部书记,2003年改任主管队长。2005年矿上对综掘一队进行了设备更新。将原来的75型综掘机组改换为150型机组,新上的综掘机功率大自动化程度高。为了熟练掌握新技术装备,徐群贤将150型综掘机说明书拿到印刷厂复印了30册, 发给管理干部、技术工人手一册,组织大家学习。他自己弄来了更详尽的技术资料《150型综掘机装配图册》先学一步。夜半睡不着就起来研读琢磨,努力学懂学透学深,并对下井前 的设备进行拆装体解操作练习,自己先了如指掌,运用自如,然后给工人讲解,使工人都能熟练掌握。通过一个月的刻苦学习,在10月份新机组下井安装中,他带领工人驾轻就熟,快运快安一气呵成,在36小时内就将新综掘设备全部安装到位,并运转成功,很快投入正常生产。

徐群贤坚持活到老,学到老,在工作中学习,在学习中工作。他说:“我文化基础差,只有初中文化,我只有想办法学习,才能为矿上多做贡献。凡是与我业务有关的专业技术书籍,我都借来学习,有时候甚至是抄书,把书上的重要之处全部抄下来。我的读书笔记有几十本!”通过孜孜不倦地看书学习,更新知识结构,充实提高自己,使他成了思想前卫、老当益壮、勇于创新的开路先锋。

2008年6月,下石节矿生产接续紧张,新的工作面还未形成,主要是综掘二队217工作面切眼二次过巷遇到困难,工作一度陷入被动。矿紧急派徐群贤到综掘二队进行指导和处理,他临危受命,深入到217掘进工作面现场查问题、找原因、想办法。凭借多年的丰富经验和过硬技术,徐群贤大胆对综掘机不适应下石节煤矿井下地质条件的地方进行改革,及时找到了症结,为217综采面安装争取了时间,确保了矿井生产的正常接续,使下石节矿多出原煤13万吨,创造经济价值近7000万元。如今,他改进的新型综掘机喷头已在铜川矿业公司广泛使用。

“有事吗?”“有事吭声啊!”“别愁,我给你帮忙! ”这就是徐群贤常挂在嘴边的话。他关心同事胜过关心自己,爱护职工胜过手足之情。凭着一片爱心,徐群贤在矿山这个不算大的天地里永远有忙不完的事。

1997年,煤炭行业不景气,工资有时候几个月才发一次,矿工只能拿脸盆买面。徐群贤和妻子商量后拿出本来给女儿准备的嫁妆钱,分给全队91人,每人50元。在工友眼里,徐群贤就是一个顶梁柱,就是他们的老大哥,跟着他干,心里踏实。一位农民工病了躺在宿舍的床板上呻吟。他到宿舍见状,急忙叫来救护车将这位农民工送到医院救治。他还掏钱给困难的工人买饭票,为此还背了上万元的账。无论哪个职工家庭有闲难,他都会热心帮忙。2009年5月,职工贺建强在例行体检时发现身患重病,需住院做手术。他听到消息后,前去看望并自己拿出现金让其看病,同时倡议全队职工为其捐款以解燃眉之急,在他的影响下,单位全体职工都伸出了援助之手,及时将12800元捐款送到了患者手中。本队职工张利娃之妻患肿瘤,医药费紧缺,他带头解囊捐助,并亲自带着全队人的爱心,将医药费送到张利娃三原县老家救急,张利娃感动得泪流满面。他还安排人员为困难户挑水买煤买粮,以人心换人心,赢得了职工的衷心拥护,与队领导班子同心同德团结奋战,创建了一个又一个辉煌功绩。

2013年对徐群贤来说,是激动万分的一年。他不但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还针对煤炭市场形势逆转,企业经营困难的问题,上书省委书记为企业解困。这些对他来说,义不容辞。

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徐群贤带着三个来自煤矿最基层的建议,给很多代表和媒体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说:“我是带着陕煤化集团13万员工和70万职工家属的心声来参会的,作为陕西和铜川的一线产业工人代表,我要把煤矿人的心声带到全国两会上”。徐群贤还说:“作为一名煤矿普通职工我和矿工兄弟同呼吸、共命运,感情非常深厚,我也非常了解煤矿职工家属对改善住房条件的渴望。煤矿现在条件算是好了一点,但是还有一些生活困难的弱势群体。他们有些人在上世纪50年代到了煤矿,现在退休了,加上有些矿井破产倒闭,这部分人生活比较艰难。这几年煤矿待遇好了,工资高了,他们享受不到这些,只能享受到社会上的养老保险、退休金。根据现在的物价水平,待遇低了点。房子问题最明显,再廉价的房子,六七万元,他们也拿不出来。我在矿上,这些我知道。”

徐群贤提出的“取消退休养老双轨制”引起了代表的共鸣,并被国内各大媒体采访。他说,企业退休职工辛劳一生, 为国家和社会创造了巨大财富。养老金“双轨制”是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已经不利于目前形势下的经济发展与社会和谐。养老金“并轨”已成为于情于理、公平公正的大势所趋。只有取消养老金“双轨制”,才能消除制度上的不公平,促进公平公正。

2013年徐群贤向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提交了《关于困难群休及企业负担的调研报告》。并在陕西省委组织召开的“两代表一委员”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座谈会上,谈到了陕西煤业化工集团下属老矿区企业困难职工多、伤病亡职工家属生活闲难以及企业承担的地方性收费项目多、费额大等现状,引起了赵正永的极大关注并让他将这一情况以调研报告的方式上报省委。

“后来,陕西省发改委、物价局等部门的工作人员都下来调查了。”徐群贤说。因为是给基层解决最迫切的问题,矿领导和干部职工乐得合不拢嘴,拉着徐群贤的手开玩笑说:老徐啊,咱们矿上给书记写信的,你是第一人啊!老徐有些不好意思,他说自己在煤矿工作一辈子,对煤矿有着割舍不断的感情,现在当了人大代表,找个机会就得给大家说话。半年后,在政府和企业的共同努力下,徐群贤所反映的一些问题逐步得到了解决。“有的收费项目减少了,真正为煤炭企业减轻了负担。”(陕西陕煤铜川矿业公司史志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