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政协铜川市委员会网站!

照金记忆—上山拜药王

发布:2019-11-13 16:09:11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本站编辑 浏览:

1933 年 7 月 20 日,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古老的耀县城(今铜川市耀州区)正在酝酿两件大事,那一夜,沮河和漆河滔滔的洪水在城南交汇,发出震耳的轰鸣,冲出岔口,向关中平原奔去。第二天,西北军杨虎城部王泰吉骑兵团在耀县起义,成立“西北抗日义勇军”;第三天,耀县游击队在阿姑社成立。这两支队伍后来均合力于照金,成为挽救照金革命根据地于危亡之际重要的革命力量。

我们的采访便从耀县城开始。

那是 1993 年的 2 月 22 日,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的日子。这一天,耀县城万人空巷,一年一度传统的药王山庙会拉开序幕,一场瑞雪飘飘洒洒地落在药王山的翠柏上。这一天,只有 5 万常住人口的耀县城里,迎来了10万登山祭奠药王孙思邈的游人。县政府将这种传统的民间活动利用起来,借此拉开“文化搭台,经贸唱戏”的大幕。体育场内,彩旗猎猎,人头攒动,伴随着安塞腰鼓激越的鼓点,我们仿佛又听到了 60 年前耀县起义密集的枪声。

二月二,上山拜药王。不知耀州人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个传统,也许从唐朝太宗时药王孙思邈在世就已开始,也许在后世一点一滴对药王的追思中逐渐形成。孙思邈不仅给世人留下《千金方》等造福万代的医药遗产,也给耀州这块土地留下了勤劳质朴、忠厚善良、勇敢济世的优秀民族品质。千百年来,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演绎了无数精彩纷呈的历史故事,养育了一个又一个永久载入史册的民族伟人,“一圣四杰”孙思邈、柳公权、范宽、傅玄、令狐德棻便是其中杰出的代表。在 20 世纪 30 年代,一批热血男儿又从这里开始,踏上中国红色革命的征程。

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我们竭力将思绪拉伸到历史的长河中,县城除了耀县中学还保留着一段老城墙之外,已很难找到当年的样子,昔日的“衙门” 前早已挂起了人民政府的牌子,当年烧地契、分财粮的西大操场等地已焕然一新。我们先后到党史办、民政局等部门查找有关照金革命根据地的资料。据耀 县革命烈士名录记载,曾经有 260 多位先辈为了新中国的建立献出了生命,其中有 77 位牺牲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而他们当中,多数长眠在以照金为中心的红色革命根据地上。事实上,在后来的采访中我们知道,还有许多有名有姓或无从知晓他们姓名的英雄,因时间久远等种种原因,没有载入这个名册。

1993 年,能找到的有关照金革命根据地的资料非常有限,大多非常零碎和散乱,我们到与耀州相邻一个县的相关部门查找资料时,工作人员翻阅半天,才找出一份不到 20 页的“简介”和回忆录。值得欣慰的是,近年来有关陕甘边及照金革命根据地的资料逐渐丰富起来,越来越多的细节被挖掘出来。当年,我们通过自己的梳理,基本上搞清了照金革命根据地的来龙去脉——

1913 年,耀州改称耀县。

1927 年 6 月,国民党成立耀县“清党委员会”,清除共产党人。

1928 年 11 月,中共陕西省委派张邦英、曹雯回耀县,与共产党人冯鸿儒接头,在县城西街磨房建立中共耀县第一个党小组。

1929 年,民国十八年关中大旱,春夏无雨,夏秋无收,民以草根树皮充饥,耀县农民协会成立,酝酿“交农”活动。12 月,饥民自三原来耀,闯入县府抢枪劫狱,绑架县长曹长春(后以 700 银元赎回)。

1930 年,三年连旱,六料无收,至 8 月又大雨成灾,秋禾被淹,饿殍遍野, 惨状空前。

1931 年 6 月,中共耀县党支部在阿姑社成立,12 月改称耀县特别支部,张仲良任书记。

1932 年——

2 月,刘志丹、谢子长等人率领的“西北反帝同盟军”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首次到达照金,在照金、柳林、瑶曲一带宣传革命,开展游击战争。

5 月,漆、沮两河暴涨,水高数丈,淹没夏田 2 万余亩,溺毙百姓 541 人, 中共耀县特别支部发动数千农民,围城交农,火烧西城门,迫使县府减免粮税,停建东营。

6 月,霍乱流行,城乡死亡数百人。

7 月,中共耀县特别支部改为耀县区委,隶属三原县委。

9 月 12 日,陕甘游击队在照金击溃国民党“剿共”地方武装,活捉富同耀(富平、同官、耀县)保安指挥部副指挥党谢芳及小丘民团团长柴子发,击毙耀县保卫团团长马希哲。同月,阎红彦率陕甘游击队骑兵队在照金、小丘、柳林一带,缴获国民党驮骡队大批物资。

10 月,中共耀县委员会在泥阳堡成立,张仲良、宋子岐任书记。

11 月,陕甘游击队奉命从陕北回师,在照金集结。李妙斋在照金组建芋园游击队。

12 月 24 日,陕甘游击队在宜君县转角镇(今旬邑县辖)改编为“中国工

农红军第 26 军”,所部编为“红 26 军 2 团”,陕西省委常委杜衡任红 26 军政

委兼团政委,郑毅任参谋长,刘志丹任政治处长,王世泰任红 2 团团长。26日,红 26 军攻打宜君焦坪民团,首战告捷。之后,红 26 军西进南出,廓清内外, 照金革命根据地开始形成。

1933 年——是年,灾害持续频生,民不聊生。开春群狼伤人,时有所闻;三月狂风怒号,冷似严冬,既而天降黑霜,又遭火雾,后又降雹如卵,禾苗尽毁,漆沮二河暴涨,两岸滩地大部被淹;五月,狂风频作,麦苗多枯;七八月间,霍乱再起,全县染病亡故 3100 人。

1 月,红 26 军在香山开仓放粮,救济饥民,后在杜衡错误决定下火烧香山寺,毁殿宇 90 余间。红 26 军在瑶峪村建立中共香山区委。

1 月 17 日夜,红 26 军攻打庙湾夏老幺民团失利,骑兵连连长曹盛荣牺牲,三十多人伤亡,部队撤回照金休整。

1 月 21 日,张邦英任耀县县委书记。

2 月,国民党军进攻照金,红 26 军转入外线作战,西进旬邑,南袭淳化,苏区游击队英勇反击,渭北游击队在敌后侧袭,敌撤出。同月,照金妇女游击队在北梁村成立,王有莲任队长。

3 月,中共陕甘边特委在照金成立,金理科兼任特委书记,习仲勋任军委书记兼团委书记;同月,红 26 军为统一协调各路地方游击队的行动,成立陕甘边游击队总指挥部,李妙斋任总指挥。李妙斋在薛家寨据险筑堡,扼要置关,并与红 26 军配合相继建立红军医院、被服厂、修械所、仓库等。

4 月,国民党军四路围攻照金,红 26 军转战旬邑、宁县、宜君,苏区游击队灵活反击,反“围剿”取得胜利。同期,中共陕甘边特委发动群众,组建苏区乡村级政权,先后成立照金、芋园、韩家山、香山、七界石、老爷岭、桃曲河等十多个乡村革命委员会。

4 月 5 日,陕甘边特委在照金岳家山召开工农代表大会,选举成立陕甘边革命委员会,贫苦农民周冬至当选为主席,习仲勋为副主席。

5 月,杜衡拒绝刘志丹建议,执意主张红 26 军南下作战。

6 月,红 26 军南下秦岭,遭国民党军重重包围,苦战数日,终败南山。杜衡南下途中离队,不久被捕叛变,中共陕西省委遭到破坏,陕甘边特委独立担负起领导根据地和红 26 军的重任。

7 月 21 日,王泰吉率部在耀县起义。次日,耀县游击队在阿姑社成立。王泰吉部转战三原途中遭到重创,余部退入照金,耀县游击队、渭北游击队(改编为红 4 团)也相继进入照金,几支武装力量的汇合,缓解了苏区因红 26 军秦岭失利的危局。

8 月 14 日,陈家坡会议召开。会议由陕甘边特委书记秦武山(金理科调回省委)和陕甘边军委书记习仲勋主持,会议决定建立陕甘边红军总指挥部,王泰吉任总指挥,高岗任政委。会议抵制了左倾错误路线的干扰,统一了对红军的领导,制定了正确的战略方针,为陕甘边根据地的发展和红 26 军的重建奠定了基础。

9 月,国民党十七路军刘文伯部纠集耀县、同官、旬邑、淳化、宜君五县民团,重兵“围剿”苏区,李妙斋在保卫薛家寨的战斗中牺牲。

10 月上旬,刘志丹、王世泰、黄子文等辗转回到照金,刘志丹任红 26 军临时总参谋长。

10 月 16 日,国民党军由叛徒陈克敏带路,偷袭薛家寨,攻陷红军大本营, 陕甘边革命委员会委员王满堂、王万亮等人被敌人杀害,红军医院、被服厂、军械所、粮仓等均遭到破坏。

11 月 8 日,红 26 军在甘肃合水县重建,下设 42 师,王泰吉任师长,高岗任政委,刘志丹任参谋长。

1934 年——

1 月 22 日,西北军事特派员谢子长到陕北,恢复和建立红军陕北游击队。同月,王泰吉前往豫陕边做兵运工作,途经淳化通润镇时被捕,3 月 3 日在西安英勇就义。

2 月,陕甘边游击队第三路军在王安民、张邦英指挥下,收复照金,并以照

金为中心,阻击国民党“剿共军”。同月 25 日,红 26 军 42 师在庆阳南梁小河沟四台村成立新的革命委员会,选举习仲勋为主席。

2 月至 4 月,刘志丹指挥部队九战九捷,以劣势兵力取得了西华池等战斗的胜利,挫败了国民党军对陕甘边苏区的“围剿”。

4 月 23 日,红 26 军 3 团、4 团和骑兵团,兵分三路攻打同官县黄堡区公所及梁家原民团,击毙民团营长,开仓赈济。

5 月 28 日,中共陕甘边特委重建,张秀山任书记,刘志丹、习仲勋、张邦英等为委员。同月,陕甘边特委成立陕甘边南区革命委员会,黄子文为主席。

7 月,陕甘边游击队再次收复照金。同月,红军陕北游击队总指挥部成立, 谢子长任总指挥。

8 月,谢子长率红 42 师第三团和陕北游击队第一、二、五支队先后取得了安定县武家塌、绥德张家圪台战斗的胜利。27 日,谢子长在率部奔袭清涧河口的战斗中,不幸中弹,身受重伤。28 日,红军陕北游击队总指挥部所辖支队扩编为红军陕北独立师。

10 月,陕甘边南区苏维埃政府成立,主席秦善秀、副主席张邦英,下辖富西、富甘 2 个县革命委员会和宁县办事处。

11 月 4 日至 6 日,陕甘边特委和边区革命委员会在南梁召开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习仲勋当选为主席。

至此,中国红色革命的北方摇篮——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基本形成,为日后成为中共中央和各路北上抗日红军长征之后的落脚点打下坚实基础。

80 多年过去了,先烈们用鲜血染红的土地上,正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昔日人迹罕至的梢林密洞,如今成了游人如织的旅游胜地,贫穷落后已不再是老区的代名词。仅用了不到 10 年时间,一座新城——铜川新区就在耀县原来的下高埝原上崛起,成为铜川市新的行政中心。传统的二月二药王山庙会,如 今已华丽转身为一年一度的“药王养生节”,享誉海内外。1993 年我们采访时, 耀县的乡镇企业和县乡工业产值刚刚双双突破亿元,1992 年的县财政收入不过 2000 万元。如今,耀县恢复了耀州的名字,2015 年,耀州区生产总值达到

104.5 亿元,是 22 年前的 50 倍;财政收入 4.3 亿元,是 22 年前的 20 倍。

夜色初阑,闪烁的霓虹灯将一座座仿古建筑辉映得更加美丽灿烂,政府门前广场上散步休息的人们洋溢着热情的笑脸,古城沉浸在幸福祥和之中。伴随着空中飘来的乐曲声,我和海鹏开始寻找中国共产党耀州第一个党小组的诞生地——西街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