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政协铜川市委员会网站!

照金记忆—为革命,黄子文毁家纾难

发布:2020-04-20 11:27:08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本站编辑 浏览:

陵前镇南距三原县城 20 公里,东隔赵氏河与富平县淡村镇相望,西以浊峪河为界与新兴镇相接,南与鲁桥镇、西阳镇毗邻,北靠马额镇,因境内唐静宗庄陵、唐永康陵而得名。80 多年前,这里是中国共产党在陕西创建的第一块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在三原县新中国成立前的 286 名革命烈士中,有 118 位长眠在陵前,黄子文无疑是他们中最为杰出的代表,也是最为悲壮的一位。

为纪念这些死难的革命烈士,1988 年 3 月 26 日,中共陕西省委、省人民政府在此立碑,习仲勋、赵伯平、汪锋等当年在此战斗过的老一辈革命家分别题写碑名碑文。

1993 年 2 月 27 日,沐浴着初升太阳和煦的光芒,我和海鹏来到陵前镇南的烈士陵园,吊念黄子文及他长眠在此的战友。陵园占地面积不大,一座高耸的纪念碑令人肃然起敬。进入陵前,四处都能看得到这座纪念碑。碑的正面,撰刻着习仲勋题写的碑名“渭北革命根据地烈士纪念碑”,背面是关于渭北革命根据地创建过程的碑文。守园人告诉我们,烈士陵园占地 200 亩的二期工程即将开工,建成后,烈士的革命事迹和革命文物将在这里陈列展出。

守园人特别提到,烈士纪念碑与黄子文的老家黄家窑,隔西铜一级公路东西相望,正是为了纪念这位渭北人民优秀的儿子。

黄子文又名黄成章,1909年出生,父亲黄铭,家境殷实, 有土地三百多亩,早期同盟会员, 民主革命者,靖国军独立营 营 长 ,1921年卒于军中。黄家兄弟姐妹四人,都上过高等学府,最后都成为革命者,家属中有多人为革命献出了生命。

黄子文兄长黄子祥,又名黄云章,广州讲武堂学习期间与刘志丹结识, 1928 年参加革命,后历任渭北游击队总指挥、红 26 军 4 团团长、关中军分区副司令员、三原军分区司令员兼军管会主任,新中国成立后,历任陕西省交通厅厅长,政协副主席等职,1982 年 2 月去世,终年 88 岁。

姐姐黄侠仙,中共地下党员,1930 年在北平被捕,英勇不屈,被判刑 12年,牺牲在国民党北平监狱;也有说法,经组织营救出狱,抗战时在河北遭日寇杀害。

黄子文 1926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于黄埔军校,1927 年 3 月参加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从武汉辗转返回陕西三原,在家乡开展革命活动。

1928 年 4 月,黄子文领导了三原县万名农民群众的“交农”斗争。5 月上旬,根据中共组织指示,以他为总指挥,组织武字区武装力量,领导了与渭华起义相呼应的三原起义。

1929年,关中大旱,三原灾情严重,大荒之下,人心惶惶,四处逃命。黄子文按照中共陕西省委指示,在三原武字区成立“武字区地方筹赈委员会”,打击土豪,筹粮济民,黄子文宣布停止国民党地方政权一切行政权力,行政人员以个人名义参加筹赈工作,并在长坳堡召开了两千多人的群众大会,会上,黄子文自报拿出七石粮。对于土豪劣绅不捐粮的,采取“吃大户”的办法,强行收粮。先后将全区有余粮者二十余户,分为五等,最高者出三石,最低三斗,不到一个月共筹粮八十多石,通过摸底按大人三升、小孩每人二升,把筹粮分给没粮吃的穷人,帮助群众渡过了生死难关。群众说:“多亏子文组织筹赈会,要不然咱早就饿死了。”

据当地群众回忆,黄子文革命初期,因无钱买枪,便叫自己人假扮土匪将他绑起来,哄骗母亲拿钱来赎,后用这笔钱买枪拉起第一支革命武装。善良的母亲也许至死不知道儿子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但我们知道,为了儿子,她舍弃了家中的一切。1930 年 2 月 2 日,天还没亮,国民党三原驻军魏凤楼带部队紧急出动,以“组织灾民扰乱社会秩序”为名,逮捕了黄子文和兄长黄子祥。魏凤楼亲自审问,用烧红的烙铁烙黄子文的脊背,黄子文大义凛然,紧咬牙关,只字不吐。中共三原特委负责人唐玉怀、孙平章进行多方营救,广大劳苦群众联名保释,要求释放。黄子文母亲变卖土地,并将多年积蓄的五百银元从地下挖出,几经周折,凑够八百银元、五百套军装送到魏凤楼处,才救出子文和他哥哥。为了革命,黄家最终变卖完了所有的土地,家里的房子和财物叫国民党军队抢烧一光,五孔窑洞也被烧成了黑窟窿。

1931 年夏,中国工农红军晋西游击队成立,黄子文任政委。后来,这支革命武装在强敌围攻下西渡黄河,改为陕北游击支队,与杨琪的民间武装以及刘志丹联络的少量民间武装会合,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总队。

从 1932 年 4 月至 1934 年,黄子文先后担任陕甘游击队第五支队政委、陕甘游击队总指挥部政治部主任、陕甘游击第一步兵大队政委、中共渭北特委委员、渭北(原富耀)革命委员会主席、陕甘边区游击队总指挥部总指挥、红 26 军42 师政治部主任、陕甘边区第三路地区办事处主任、陕甘边南区革命委员会主席等职,为西北红军和苏区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1935 年 9 月,黄子文在陕北“肃反”中被关押,直到毛泽东和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始获释出狱。我们采访时,一直跟随黄子文闹革命的蔺耀臣老人回忆说:“子文为人耿直,眼里揉不得沙子,有啥说啥。”

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黄子文先后担任红军大学政治教员、庆阳抗敌后援会主任等职,1938 年到安吴青训班学习,并任农民连连长。后来,他曾去延安马列学院学习,1942 年延安整风运动初期,因受到“左倾”错误者威胁,被迫离开陕甘宁边区。此事习仲勋在《回忆黄子文》一文中,作了客观详细的记述。

关于黄子文离开延安的细节,与黄子文邻村、从小一起长大,跟随黄子文参加革命的兰子敬老人告诉我们:“1942 年,子文从陇东被叫回延安,当时我在中央党校 44 班,吃了晚饭后我俩在外面见的面,子文心情很不好,说有人在整他。我说,你连夜走吧,回去躲一躲,等事情弄清楚了再出来。子文没敢停,连夜回了渭北。我是跟着子文出来革命的,子文为了革命连家都没有了,有人说子文叛逃,打死我也不相信。”

事实上,黄子文离开延安回渭北后,就找到三原地下党的同志,说明了他的处境,并说:“我生是共产党的人,死是共产党的鬼,对党永不变心!”当时是国共合作时期,得知黄子文回来后,黄子文在国民党陕西省党部的同学找到他说,现在国共合作,全国都在抗战,你应该出来为抗战做工作。黄子文在表明绝不做对共产党不利的事后,到国民党陕西省地方机关工作。

当时,我们党有个精神叫:“隐蔽精干,长期埋伏,保存力量,等待时机”,有条件的话,可以用公开合法的手段,和敌人进行斗争。黄子文到国民党方面工作时间不长,延安整风中的“左倾”做法得到纠正,习仲勋通过黄子祥找到他, 让他回武字区老家搞地下工作,黄子文要求回边区,习仲勋吩咐,现在时机不成熟,还不能回边区。于是,黄子文回到武字区,以陵前乡乡长身份开展地下工作,掌握了国民党的地方武装。

关于黄子文的第二次起义,习仲勋回忆:“1947 年,我给他写信,让他把敌人武装带上回边区。这个问题,赵伯平同志是知道的。黄子文以后带领武字区所有武装举行了起义,把人员和武装都带回了边区。”

据兰子敬老人回忆:“1947 年 2 月,敌人合围延安时,仲勋派我回武字区找黄子文,让他起义。我回来后叫人请子文,天黑了子文来到我家。我按组织程序跟子文谈话。我问,你如何离开延安的?回陵前了又如何到了眉县?在眉县怎么不住又到了西安?现在领导都希望你回到革命阵营中去,你咋想的?子文一一做了回答。”

老人说:“尽管我知道,子文对革命很忠诚,从来没做过对不起党的事,但我当时还是做了两手准备的,身上就藏着枪,如果子文不答应起义,就现场执行党的纪律。”此次谈话后,黄子文立即筹集资金,购买枪支,组建武工队,争取和策动国民党地方武装起义,并重新组建了渭北游击队。他们破坏交通,袭击国民党军运输车辆,为西北野战军南下关中、解放西安创造有利条件。1947 年 5 月,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渭北总队第一支队,黄子祥任支队长,黄子文任副支队长,下辖两个大队。

1947 年 6 月 23 日晚上,黄子祥、黄子文率领部队攻打富平淡村民团后来到陵前乡小道口宿营,由于打仗和行军,困乏的战士躺在涝池边都睡了。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谁也没想到一队国民党军(三原杨文孝保安团)竟从山那边翻沟上来了,突然遭遇的两支部队立刻接上了火。黄家兄弟率部队在两个山峁上支了两挺机枪夹击敌人,一时间杀声震天,敌人被很快赶下河沟往对面山上爬去,一个小时后战斗结束了。除谈国帆的二儿子胳膊挂彩外,其他人均无伤亡,敌人则丢下不少尸体并被俘虏了好几个。

战斗结束后,战士们都坐在堡子内喝水休息,黄子文沿堡子城墙到外边查看敌情,当走到城西北角一棵老槐树下时,战士们听到一声枪响,连忙跑出去, 看见他们的队长头部中弹,倒在了城壕边上,殷红的鲜血染红了雪白的衬衫。黄子祥扑到跟前连叫两声“子文”,可没有回答。部队随即北撤照金,次日,当走到小丘的原党村时,黄子文这位最早领导渭北革命斗争的优秀共产党员停止了呼吸。

1948 年 11 月 10 日,中共关中地委在马栏为黄子文烈士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关中地委书记赵伯平在追悼会上宣读了中共西北局关于追认黄子文党籍的决定,对黄子文的一生做出了公正的结论。

习仲勋在回忆文章中这样评价黄子文:“黄子文一生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为革命不怕困难,不怕牺牲,有一股拼到底的决心。为了创立渭北革命根据地,他被敌人多次逮捕,宁死不屈;他的家被敌人多少次抄烧,从不妥协,以坚强的革命意志同敌人一直斗争到底,最可贵的是他的无私精神,为了建立革命武装,他几乎把全部家产无私地奉献给了革命。黄子文的家可以说是一个革 命之家,家中好几个人为革命献出了生命。黄子文其所以在渭北一带很受群众 拥戴,和他能联系群众,关心群众疾苦的优良作风是分不开的。他一生从事的工作,正是为了解放劳苦大众为目的,因而他在群众中威信很高,号召力很强。黄子文是党的一名忠诚战士,他入党较早,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他的一生正说明了这一点,从参加革命搞枪杆子开始,到牺牲在对敌斗争的战场上,为党的事业战斗了一生。看待一个人的历史就是要全面地看他的整个历史。”

站在高耸的烈士纪念碑下,我们打心底里为这位忠诚的共产党人所感动, 没有鲜花和祭品,我们只能用长长的鞠躬来表达对他深深的敬意!

小道口距离烈士陵园不足五里,我们在小道口采访时,提起黄子文,见证过那一战斗的老人们至今仍不住叹息。党志宏老人回忆说:“黄子文有勇有谋,国民党来人抓他,他还站在台上讲话,一点都不怕。那样一个遭遇战,再没有折人,偏偏折了黄子文这样一个大人物,太可惜了!那天特别热,部队抬黄子文走时,用的是我家的耱和被子,抬的人是党志忠和谢文章。”

同时,人们中间还有这样一个说法:黄子文不是被对面山坡上的敌人打的,而是隐藏在队伍中的特务打的黑枪,党志宏老人说,此人名叫张云德,部队到达照金后偷了几支短枪跑了,后来在太白山一带当土匪,被抓住后镇压了,只可惜当时没有审问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