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政协铜川市委员会网站!

照金记忆—在主席身边的日子

发布:2020-09-02 16:45:08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本站编辑 浏览:

从地面往下挖掘约十多米, 再整出院落,打出窑洞、门道、落水窖,便成了一座冬暖夏凉的居所,这种地穴式的住宅曾经是渭北高原上的标志性民居,也是我们祖先在与贫穷抗争中充分利用大自然的智慧结晶。20 多年前,小丘塬上这样的穴居人家比比皆是,1993 年 3 月 10 日,在小丘乡政府北二里的阿堵寨村一孔这样的地下窑洞里,我们见到了曾在中央警卫团当战士的老革命柴春荣,从 1939 年到 1949 年,他与党中央毛主席朝夕相处了 10 年。

戴副老花镜,73 岁的柴春荣口音中有浓浓的陕北味,我以为老人祖籍是陕北,一问才知道,是他长期在陕北革命的缘故。1937 年,13 岁的柴春荣随村中大人到泾阳给安吴青训班的八路军送粮,晚上部队开联欢会演节目,节目中有日寇欺负中国人的情节,柴春荣看得义愤填膺、热血沸腾,回来后立即参加了淳耀县游击队。1939 年,15 岁的柴春荣被推荐到延安,成为中央警卫营(中央警卫团前身)的一名战士,给师哲当警卫员。

“那时,中央刚从志丹县迁下来不久,条件很艰苦,毛主席发动大家发挥每个人的特长,能挖窑洞的挖窑洞,能打铁的打铁,修路、开矿、盖房、开荒种地,全都自己干。一个连 30%的人警戒,70%的人搞生产,官兵都一样。快到冬天了,还没有棉衣,主席给内蒙古的地下党去信,给警卫营每个人搞到一件皮背心。没有床,就用木椽搭起来,铺上干草,一个班只有一块白布单子,没有人有怨言,没有人叫苦叫累。几年下来,吃的穿的都有了,粮食、蔬菜自给自足,道路也通了,中央大礼堂、八路军大礼堂、参议会大礼堂都是我们自己动手修建的。”

由于师哲的原因,柴春荣便有了许多与毛主席接触的机会,在柴老的叙述中,说的最多的也是毛主席。

“防空洞也是我们修的,日本飞机早晚来轰炸,主席说坏事里头有好事,让大家把敌人的弹片捡回来打成镢头、镰刀,用于大生产。毛主席最爱吃南瓜小米熬的稀饭,爱看那些历史书籍,经常看书到夜里一两点。我当时心里还想,主席整天忙成那样,还看那些干什么。‘4·8’烈士飞机失事后,找了好多天,才在山里找到尸首,掩埋时,在延安东关开大会,我们被安排照顾烈士家属,成千上万的群众都哭成了泪人,唢呐吹了一整天。主席哭得好几天不吃饭,说抗战以来我们党还没有牺牲过这么多高级干部。”

“主席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一定做到。岸英从苏联回陕北时,连中国话都说不清,只会说谢谢,谢谢。有人建议让岸英在小灶上吃饭,主席坚决不同意, 说让他到群众中去体验人民大众的生活,在大风大浪中接受锻炼。有人要给主 席做寿,主席说给战士们过生日我去,给中央委员做寿就别给我说。主席关心战士到一些生活细节,比如洗衣服,他会对我们说,先搓衣领,再搓袖子,后揉其他地方,这样节约肥皂。过年时,主席在自己的窑洞摆上酒菜,给我们这些警 卫员、通讯员敬酒,吃完喝完后,还征求大家的意见。”

“主席喜欢接见老百姓,从来都不怕有什么危险。经常给主席理发的王胡子老汉有病,有个混到咱们机关当秘书的特务就送钱送药给老汉,最后竟叫王胡子暗杀主席。主席见王老汉情绪不对,就叫邓发找老汉谈心,还在自己的窑洞里炒上菜请老汉喝酒,老汉当着主席面说出了实情。张国焘的警卫员杨国福没有跟张跑,回来后就提拔当了连长。”

“主席看问题看得准、看得远。去重庆谈判时,中央委员都不同意,谁都说不过主席。主席说,我走了还有少奇副主席,还有你们这些委员嘛,蒋介石不过是个阴谋,给他点面子嘛。在重庆时,主席到一个书店看书,有个人认出来了,喊了一声‘毛泽东万岁!’周围的人都围上来喊。司机周希林和警卫员架着主席上车就跑,半路上一个车轮胎爆了都不敢停。主席哈哈笑着说,你们紧张啥子嘛。”

柴老记得许多和中央领导们相处的细节:“延安当时有两支警卫部队,一个是陕甘宁边区政府的保卫营,一个就是我们中央警卫营。我们主要负责杨家岭和枣园的保卫工作,中央领导经常见。任弼时戴眼镜,大个子,很随和,经常和我们聊天,他儿子小名叫任园园,和李鹏都在保育院上学,保育院院长是徐向前的夫人。叶挺和女儿出事后,其他三个孩子都在延安抚养,老四一直把康克清叫妈妈。主席、彭老总、任弼时的马我都骑过,解放北平时,主席住在王家坪,我骑着主席的马去送电报。关向应的马性子很烈,不好骑。彭老总两口子非常朴素,彭总胃病很严重,他“文革”中被整去世后,我哭了好几天。彭老总、朱总司令还有苏联顾问,都爱打猎。周副主席出过好几次危险,一次坐飞机到国统区,遇上阴雨天气,飞机过不了山区,把机上的重东西包括行李都扔下去了;崂山遇险时,几个特务半路伏击周副主席的汽车,多亏了几个大个子警卫员,边打边撤,才化险为夷。”

“胡宗南进攻延安时, 主席走得最迟。敌人轰炸, 炸弹没有一个落到枣园。我们走时,把所有东西都埋藏好了。撤到瓦窑堡时, 叶剑英开完会晚上要回驻地,是我亲自送的,有七八里路。敌人离瓦窑堡很近了,主席坚持不走,一直等到青化砭战斗结束才走,还叫人送一套衬衣给彭老总去。瓦窑堡之后,中央又到白家坪,然后分成了两路,我跟着总司令、师哲过了黄河,河这边叫宋家川, 那边叫渡口,苏联顾问也过了黄河。我们刚过完河,敌人飞机就来轰炸了。”

1949 年 5 月西安解放后,柴春荣调到西安军管会工作,离开了中央警卫团。尽管在主席身边只生活了 10 年,但这却成了老人一生最宝贵的财富。1982 年,他重回延安,一一查看了当年生活过的地方,其间恰好与主席女儿李敏相遇,他带着李敏专门找到毛岸英当年住的窑洞。在王家坪纪念馆,他看到陈列的毛主席坐骑与实际出入较大时,立即向工作人员指出。

2010 年 11 月,记者再去阿堵寨,得知老人已于 2008 年去世,享年 85 岁。

柴家十多年前已经从地下窑洞中搬到了宽敞明亮的平房中,老人有 4 个女儿, 一个外孙当年刚刚参军入伍。